隔震支座厂家

历史上四川7级以上强震有哪些?

142次阅读
没有评论

1、1536年3月19日西昌7.5级地震

1536年3月19日,西昌发生7.5级地震,震中位置北纬28.1°,东经102.2°,震中烈度Ⅹ。

据明嘉靖《四川总志》卷16记载,明世宗嘉靖十五年二月二十八日(1536年3月19日)丑时,建昌、宁番、越  卫、建昌前卫、镇西所,邛、雅、崇庆、嘉、眉等州,资阳、大邑、峨眉、岳池等县地震,声吼如雷数阵。四川行都司(治今西昌市)、建昌卫、建昌前卫大小衙门官厅、宅舍、监房、仓库、内外军民房舍墙垣、门壁、城楼垛口、城门俱各倒塌填塞,压死掌印都指挥佥事1人,指挥2人,千户2人,百户1人,镇抚1人,吏3人,土官土妇各1人,乡官1人,太学生1人等,并各家口及内外屯镇乡村军民客商人等近10000人,伤者不计其数。至20日(二十九日)时常震动有声,间有地裂涌水,陷下3、4、5尺者。卫城内外,似若浮块,山崩地裂,军民惊惶。城西东岳神祠倾圯,邛海东岸一寺庙倾颓。白塔寺铜香炉折其右耳。泸山光福寺坍塌,段氏所施之田,尽皆化为沧海。山石崩裂,火烧焚压,烈风可畏,5昼夜雷声不绝,山泉河水尽皆黄浊。宁番卫同日地震,房屋墙垣倒塌无存。压死指挥刘英、千户刘爵、郑廉及军民男妇。

越  卫遍卫城屋倾倒者7/10,城乡内外压死者不计其数。镇西所(治今甘洛县正西)、邛州、雅州、崇庆州、眉州、资阳、大邑、峨眉等所、州、县城垣倒塌不等。龙安府(治今平武县)、马湖府(治今屏山县)、潼川州(治今三台县潼川镇)、叙州府(治今宜宾市)、遂宁、内江、什邡、富顺、岳池、成都均震。

灾害发生后,巡抚都御史潘监、巡按御史际林禁止讹言,补葺城郭,预支军粮,优恤被灾人户,停征欠粮,被伤极重之家,免征一年,军民乃安。

 

2、1786年6月1日康定7.25级地震

1786年6月1日,康定发生7.25 级地震,震中位置北纬29.9°,东经102.0°,震中烈度Ⅹ—Ⅺ。

清乾隆五十一年五月六日(1786年6月1日)午刻,打箭炉、泸定桥、磨西、清溪、化林坪、越  厅、嘉定州等地发生地震,东南较轻,西北渐重,山谷之间又重于平地,而打箭炉尤甚,以致城垣全行倒塌,不存一间。文武衙署、仓库、兵房全塌169间,歪斜、脱落、墙壁倾颓者384间,其完善者十只一二,压毙勒休千总1员,兵丁2名。城内店铺倒塌727间,压毙内地商民35名,无业食力贫民51户;倒塌土房54间,压毙民人5名。明正土司除土司官寨大小头人锅庄外,计倒塌碉房177座,压毙男妇大小193名口,倒塌喇嘛寺压毙喇嘛21名,碉房倒塌并起火灾。打箭炉至泰宁营(在沈边土司境半山之化林坪)一带,山石坍坠,径途阻塞,文报不能驰递。打箭炉以外通藏大路,山势陂陀,道路塘汛,损坏无几。沈边所属之老虎崖地方摩岗岭,大山裂坠,雍塞泸河(大渡河),积水高20余丈,致水停蓄泛滥,沈边等土司沿河田地多遭淹没。沈边、冷边、咱哩3土司地,袤延200里,共倒塌兵房、碉房、平房1105间,压毙男妇大小185名口。泸定桥御碑亭墙震裂,巡检署坍损。清溪县城墙间段倒塌,官民房屋亦有墙壁倾圯,屋宇歪斜之地。越  厅地震乍震乍止,缸水倾侧,人不能立。震后微微作颤,移时复震,如是数月。厅城震塌116丈,北门城台、城楼并经震塌,余俱臌裂歪斜。又通判、儒学、廨宇、仓监,本系年久糟朽,共倒塌46间,军粮府衙署坍塌。又兵房倒塌26间,坍损19间,居民草瓦房倒塌39间,压毙男妇大小4名口。宁越营(今甘洛县海棠)震塌都司衙署9间,坍损营汛兵房25间,倒塌居民草瓦房71间。汉源富林哨楼震圯,天全屋瓦皆折;雅安、荥经、名山、邛崃、新津、双流城垛房屋间有微损;彭县龙兴寺塔顶四裂;新都、德阳、广汉、资阳、资中、内江房屋间有倾圯;峨边、灌县、成都、彭山、乐山、犍为、洪雅、青神、马边、屏山、宜宾、叙永、纳溪、泸州、富顺、乐至、中江、遂宁、盐亭、安岳、三台、平武、营山、西充、仪陇、广安、邻水、岳池、渠县、大竹、江安、合江、江津、永川、綦江、璧山、荣昌、合川、重庆、涪陵、彭水、酉阳、秀山、黔江、西昌、会理均震。

康定是汉藏汇聚之区,自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遭水灾之后,殷富已不如从前。这次地震,更是雪上加霜。政府给予灾民酌加抚恤,每倒瓦房1间给银1两,草房1间给银5钱,压毙人口大口每名2两,小口每名1两,分别散给,光炉城、沈边、冷边、咱里3土司地及明正土司地被灾民众,共发放抚恤银1552两。

 

3、1850年9月12日西昌7.5级地震

1850年9月12日,西昌发生7.5级地震,震中位置北纬27.7°,东经102.4°,震中烈度Ⅹ。

清道光三十年八月初七日(1850年9月12日)夜亥时,西昌县属各所及东南各乡忽然地震,地下雷鸣,阖城号呼鼎沸。西昌附城一带及县属之上所、中所、下所、礼州、太和场、高草坝、德昌所、鱼水所(今普格县鱼水)等处各乡场均被震受灾。西昌县城垣倒塌200余丈,西、南、北门城楼及文武衙署、仓廒、库局、庙宇、监狱概行倒坍。白塔寺、青龙千佛寺、东狱庙前殿山门等扫地无存,龙神祠、禹帝宫、文华寺、关帝庙、药师寺、字库等全部倾颓。静宁寺、西盛寺、永盛寺、清真西寺、川主庙、泸山祖师殿、娘娘庙前后殿等倒塌,灵鹰寺垣墉尽覆,发文寺栋折榱崩,泸山中峰纱帽顶署圯案坏,青龙寺大半摧颓。白塔寺铜香炉折其左耳,瑶池宫王母殿阁瓦碎垣颓。满城屋宇倒塌,尽成平地,木石填塞,不辨街巷。时秋雨连月,灾后犹霪淋不止。愁云凄雨,满目荒凉,闻者心酸,见者哭泣。城内城外及各乡场受灾户27880余家,灾民135382口,倒塌瓦屋、草房26106间,压毙20652人。西昌县城及东海镇一带大地哗然迸裂,城内地裂缝2-3丈,长6-7丈,裂而复合,夹死行人。山陵崩溃,邛海水溢,海河壅塞,湮没沿岸农田、寺宇。西昌—普格—宁南一带出现山崩、滑坡和地裂,大箐梁子南的五道箐、普子里底至扯扯街沿线有30多公里长的地裂带。普格耿底武圣宫、冕宁泸沽玉皇庙倒塌倾颓。会理州属披砂汛(治今宁南县披砂镇)及附近大佛场、松林坪、新邨、八家村等14处山崩地裂,庙宇、民居倒塌,共震倒民房1838户,压毙2878人。宁南南东白水沟附近出现滑坡,裂缝冒出清泉。盐源倒塌民房数十间,压死数十人。喜德西河乡阿支等地滑坡,埋压山寨人畜。越西、冕宁、米易、礼州、河西、冕山(今喜德县冕山乡)、会理有房屋破坏,仁寿、南充、德阳、庆符、南溪、乐山、筠连亦震。

1850年西昌大地震,造成民房大半倒塌,死伤枕籍,百姓口食无资,栖身无所。灾害发生后,清政府饬四川总督徐泽醇迅委贤员,将受灾人户死亡丁口逐细查勘,给银赈抚。掩埋死尸,修缮城乡民屋、铺房、城垣、衙署、考棚、仓库、监狱、库局等各项工程。孤贫男女及无依幼童,由政府捐修房屋,按名收养,毋使一人失所;受伤患病之人,分别给药医调,安抚人心。这样,灾民在重建中得到谋生的机会。土木繁兴,众工并举,大小生意,开市照常,商贾辐辏,地方靖谧。

 

4、1870年4月11日巴塘7.25级地震

1870年4月11日,巴塘发生7.25级地震。震中位于北纬30.05°,东经99.10°,震中烈度Ⅹ。

清同治九年三月十一日(1870年4月11日)已刻、未刻,巴塘一带突然地震山崩,粮务、都司衙署、土司官寨、喇嘛寺庙、粮仓、库房、碉寨、堡垒和民居尽行倒塌,关帝庙、城隍庙、法国教堂倒塌毁坏。道路地面裂缝,长约30公里,缝宽约0.5—1.0米,垂直错动1—2米,地缝喷出黑色臭水。有几处陡峻的山成为裂罅,平原的丘陵成为险峻的悬崖。巴塘上下大山崩坠,到处尘土飞扬,一片昏暗。巴塘底谷北面其召地区河道堵塞,积水溢出堤坝,周围民房被洪水冲没。东起崩察木塘(今江巴顶),下至西藏交界,沿线出现山崩,地裂1、2、3里不等,或成深谭,或成峭壁。巴塘以西乡下房屋大部分毁坏,竹巴笼汛一带碉房倒塌无存,中巴村房屋大部分倒塌成废墟,巴底塘、大塞崩、竹巴笼、空子卡压毙人畜。大道崩塌400余里,文报阻塞,人民沦亡2298人,伤者甚众。东面震及40里,南、西、北三面震及200、300里。震前2、3日,天降大雪。4月11日(三月十一日)后地震连日不断,及至13日(十三日)巨大石块仍被震动滚落,地声隆隆,隐约如雷,迄至5月9日(四月九日)尚有震感。初震系在上午10时,当时居民家里正在生火煮饭,屋宇崩塌后,上村、下村等四处火光倏起,加以疾风,烟焰飞腾,延烧甚猛,兼之河水暴竭,大火在片刻间遍烧全城,持续一个多星期,至4月17日(三月十七日)始将大火扑灭。灾民均被压烧过半,“纷纷搬移如蚁,”被压的衙署、仓库、卷宗及军民财物等化为灰烬,葬身大火者,尸骸无存。由于巴塘地处偏远,地震造成交通中断,致使赈灾工作迟迟难以跟进。

 

4、1923年3月24日炉霍-道孚间7.25级地震

1923年3月24日20时40分06秒,炉霍—道孚间发生7.25级地震,震中位置北纬31°30′,东经101°00′,震中烈度Ⅹ度。

地震震中面积达40平方公里,从道孚县的孔色、麻孜至炉霍县的虾拉沱,破坏最为严重的地方在将军桥一带,炉霍地面约废1/10。炉霍县城及所属的仁达沟、斯木、宜木、雅德、宜拜等乡同时地震成灾,延及500余里。城内将军桥及河坝等处地裂很多,宽1—2米。官署民房概行倾陷,庙宇教堂倒塌。全县人畜死伤甚多,死亡人数3000以上,财产损失200-300万元,城乡200里内几无炊烟,殁者无人棺敛,生者啼饥呼寒,无以度日,伤者哀嗷莫救。呷拉宗全村被毁,有2/3的人在地震中遇难。呷拉宗至纳里村120里内,房屋几乎全成丘墟,炊烟断绝,人畜死亡无算。虾拉沱天主教堂亦同崩圯,压死法国传教士及妻、子共6人,民房倒塌,压毙人畜众多。道孚县城官署、民房摧圯,喇嘛寺损坏,孔色、麻孜两乡屋宇、粮食、牲畜荡然无存,压死500余人,伤者不计其数。道孚西北30公里的恰叫一带,房屋全部倒平。乾宁民房间有倒塌,有压死者。甘孜有房屋震裂、倾斜。康定部分庙宇倒塌,间有朽房倒塌10%,山石坠落。新龙个别房屋倒塌破坏。理塘也有强烈震感。极震区内呷拉宗、倡促梁子至恰叫一带山陵皱裂,延伸10余公里,地表布满裂缝,有时也有挤压形成的“鼓包”出露在草地上。大震后余震不断,日震4、5次,7、8次,多者1日达10余次,至4月中旬始渐平复。

地震发生后,川边镇守使陈遐龄立刻在炉城商会暂借3000元,发交委员携往,择要急赈,以解燃眉。当时兼值春耕,灾民无力播种,即饬炉霍、道孚两县知事开仓,借给粮食,贷以籽种,从速播种,免误农工。并招集灾民,设置医院,将受伤灾民加紧医调。此外,又电请北京政府筹拨赈款10万元,发交川边镇守使驻京代表陈启图等承领,电兑回边,散放救济。

 

5、1933年8月25日茂县叠溪7.5级地震

“1933年农历七月初五那天,我正在山上打柴,天气也很热,……开始时听见‘轰’……的响声,不到一分钟地就动起来。……看见龙池对面山上的树子在倒,野鸡乱飞,人也站不稳。两三分钟后,天色变黑,什么也看不见,地动也越来越凶,房屋倒塌。有顿饭的时间,天色大亮,看见龙池的房子全部倒塌,有十几、二十几个寨子也一样,叠溪城也被山石埋没,大面积下滑。……叠溪的地甩到龙池这边来了,形成下海口,使河水断流,形成海子。……鱼儿寨由于震后起大火,火把地都烧红了。有一些寨子都淹到海底去了,地形也大大改变。”

“我当时9岁,和两个娃娃一起在叠溪西城墙上耍,震时听到响声象炮声一样,轰的一声就动开了,刚动两三分钟不知人事,把我们随着城墙一起掉到河边的沙子河坝去了。甩出有几百米远,我被埋了一只手一只足。”

“地动后只剩下我们两三个小娃娃没有压倒,就往山下走,想看看沙湾还有没有房子?下去一看房屋都垮完了,什么也没有了,只看到河那边两个人埋在土里,是从河这边甩到那边去的,我们过去把他俩挖了出来后,只好又回到山上去。当时下着很大的雨。地动形成海子,把原来沙湾的土地都淹了。原沙湾到现在沙湾的地方有两三百米高,那时早上只能背一趟肥料就回家吃早饭。”

大震的亲历者、大劫难的幸存者如是回忆这场空前绝后的恐怖之灾。

“八月二十五日下午二时半,大震骤然发生,叠溪与龙池二地皆整个向河心崩倒,同时发生地陷,崩入河心部分即向下垂直陷落,俨然成一小断层,垂直断距达百公尺之多。龙池、叠溪二村遂于数秒钟内全体消灭。唯叠溪东城之城隍庙尚存残迹,但亦随地皮之转移至城东南方矣。在叠溪附近之人,仅逃出一男一女,全城五百七十人无一存者。……地震时土地多向河中崩裂,……震口忽开忽合,在田中之农夫有五人葬身此缝中无法寻觅。”

“一九三三年八月二十五日午后二时许,叠溪地方晴天无云,阳光灿烂,地忽大震,山崩地裂,震幅达数百里,岷江两岸群山石块下坠,尘土向天上飞扬,遮天蔽日,叠溪城陷落深约二百公尺。毗邻山地土岩随之崩落压于陷穴。陷落时天乌地黑,声如雷鸣,震耳欲聋。以后震声不绝,时起时落,隆隆之声,延续不止。初时密,后渐疏,延续时间在一年以上。距城约十里为较场坝,有几户人住于木板屋内,屋墙震倒,居民当时昏晕全部不省人事。行人于较场坝途中,坠入裂缝之中。有人挑菜油一担,人坠入地缝之中,而两只油篓还在地上。……叠溪城距灌县三百六十华里,位于岷江左岸,地当松潘、茂县之间。唐时名蚕陵县,满清时称为叠溪营。有城墙为绿营驻防地,有驿路经过较场坝通松潘。坝内还有点将台,系满清绿营驻防练兵之地。民国时该城设有警察局,地震时局长正做结婚喜酒,未及逃避,与全城居民五百七十多人同被埋葬于陷穴之中。”

“大震发生时,居民多在家中用午膳,陡觉霹雳一声,天翻地覆,即时成为黑暗世界,地中发出仑仑然之极大吼声,与地上隆隆之声相混,人身如被抛弄,倒在地上亦颠簸不定。觉飞沙走石滚滚而来,耳目口鼻皆为尘土所塞,满眼迷离不能远视,只见近处地皮到处发生大缝,忽开忽闭;或过度倾倒,则地壳向下倾陷,排墙而倒,极似架上陈列之书籍一一倒去。人在地上一步不能移动,意志全失,如在梦中,不知究属何故,约一分钟久,地壳即未震动,地中仑仑之声亦停。但四周地上绝大隆隆之吼声仍继续不断,沙石仍继续飞扬,远景仍在朦胧中,三小时后尘雾始稍歇,可辨远近,则已日影沉西,河山改易,城郭无一存者。”

历史文献如是鲜活生动地记下了这场惨绝人寰的大浩劫。

1933年8月25日15时50分30秒,茂县叠溪发生7.5级地震,震中位置北纬31°54′,东经103°24′,震中烈度Ⅹ度,震源深度21公里。叠溪及岷江两岸群山崩颓,尘雾遮日,山河改易,城廓庐舍荡然无存。叠溪周围30里内山陵川泽,全部崩坏。茂县西区内外5寨山崩毁没,地形变迁;北区沙坝及三齐河东西24寨,山岩崩坠,村寨覆没;里不罗寨,山崩地陷,满目荒丘;芦花、黑水各寨,山岳崩溃,地多沉陷;叠溪城两山下崩,覆盖全镇;叠属下三塘,山峰崩裂,峻谷迁移;叠属四大寨及松坪沟内外五寨各山峰纵横崩裂,村落倒毁;渭门关、石大关及后山各寨,山崩地陷,房舍多毁;小北区各寨山岩崩落,村舍无余;山后12寨山石崩坠,变为乱粒;叠溪西岸龙池,山崩壅江,全村覆没,龙池干涸。南至茂县,北至镇平,东至桦子林马厂山地,西至芦花黑水,方圆百里之内,皆罹奇灾。地震死亡6865人,受伤和受灾难民8277人,牲畜死亡8978头(只),倒塌房5100余所,农田、粮食损失80%以上。岷江河谷两岸,震时山石崩落,滚石横江,正流、支沟多处堵塞,流径裁为数段,在银屏崖、大桥、叠溪以及松坪沟、鱼儿寨等处积水成大、小海子10余处。岷江主河道堰塞,积水倒灌至沙湾以北,13公里内变成一片泽国,农田淹没,村寨涤荡罄尽。

此次地震,四川各县几乎全部波及:

松潘平定关碎石城垣震倒一部,房屋大部歪斜,屋瓦倾落。附近之山稍有崩倒。靖夷堡街市尚存,房屋大部完整,屋瓦稍有震落。镇平城垣震倒一部,北门城楼倒坍,附近多平房,受灾较重,死8人。松潘城地鸣如雷,人身飘摇不能站立,房屋梁柱齐鸣,有损坏,墙垣有坍损。漳腊房屋有损坏,沿线电杆、电线有折断者。北川片口地作雷鸣,房屋簸动,瓦坠柱鸣。石砌房屋多有倾倒,砖墙摆动如挥扇,街上人人惊恐。治城悬物动摇,梁柱发大声,池水如沸。汶川高店子、羊店一带,岩石崩坠,人畜均伤。瓦寺土司官寨近侧岩石崩落,打毙6人。理番(今理县)地面震荡5、6分钟之久,黄尘蔽天,人民惊惧惶悚。薛城房屋倾倒约3/10,县府照壁倒塌,重伤7、8人,杂谷脑最宏大之喇嘛寺亦遭坍塌,压死喇嘛10余人。县东大河坝、上水村山崩石坠,压毙人畜;县属坡底、郭竹铺山崩碉塌,伤民甚惨。黑水所管九十九沟半之碉房,几乎坍塌殆尽,人民牲畜伤亡过半。绵竹全县各乡区同时地震,洗墨池有房屋倒塌,死毙大人小儿各一,县府保晋路房屋亦坍塌。

成都亦觉地震,房屋、门窗、衣柜铜饰振振有声,屋瓦片片坠落,室内悬空物件均荡荡不止。人觉昏晕,惊惶万状,有向空坝奔跑者。春熙路口靠锦华馆方向的砖墙,震落墙头一角;署袜街钟姓茶铺震倒烟囱,中莲池街墙边某姓独立草房一间亦被震倒,下莲池城墙边下王姓危房当即倾倒崩溃,压死小孩1人,重伤2人。少城内多子巷墙垣、商业街屋脊多被震动倾坍,少城公园“辛亥革命保路死事纪念碑”第三层宝顶震掉一半;陕西街外国教堂钟楼宝顶震落,公安局看守所墙倒压死犯人1名;西御河街一带土墙有倾坍。

泸县、隆昌间一煤矿震时洞内岩石崩塌,压死工人10余人;白水滩炭洞喷出地火,烧死工人7人;大足高山倒房10余所。安岳一深潭,震时岸上5人晕落潭中溺死。灌县、德阳、射洪、天全、昭化、蒲江、新都、郫县、新繁、温江、双流,乐山、牛华溪(今属乐山)、隆昌、荣昌、泸县、资中、内江、井研、富顺、自贡、合川、江津、广安、重庆、江北等震感强烈,江安、万县以及陕西西安、云南昭通等地也有震感,最远距离520余公里。主震后余震不断,其初平均每日有一次“大”震,每时有一次小震,后则数日一“大”震,数时一小震。渐久渐稀,至当年底犹未停息。

叠溪地震不仅使叠溪全城及周围60余城镇、村寨全部覆灭,而且山崩13里多,石块泥沙横压岷江上,堵塞岷江,积水形成“海子”(堰塞湖),岷江为此断流43天,江水倒流20多公里。大震后45天,即10月9日19时,叠溪海子霹雳一声巨响,积水倾湖溃出,以每小时30公里的速度怒涌而下,吼声震天,10数里外皆闻。在大定以上水头高达20丈,9时到达茂县,11时到汶川,次日3时到灌县时,水头仍有4丈之高。洪流之中,夹有巨石泥沙,沿江各大城镇都无法避免此浩劫。茂县共死340人,冲没田地2686亩,房舍729所,冲失粮食2579石,牲畜2170头。汶川全县总计死亡男女576人,漂没房屋346间,冲没田土约6000余亩,粮食353石,牲畜2315头。都江堰之鱼嘴、飞沙堰冲坏,大水经离堆公园冲进街市,所经之地皆成砾石河滩,人民死亡及房屋冲毁极多,灌县共死1600余人,冲毁熟地4000余亩,灌县境内新工鱼嘴、金刚堤、平水槽冲刷无遗,任家堤冲开,由离堆往南流,新成大江一条,将天一街、塔子坝、农坛湾、黄金堰、走马河、下循内江之崇宁(治今郫县唐昌镇)、郫县、成都、华阳、新都、彭县各县堰堤悉数冲毁。外江之罗家渡、石牛堰、鲤鱼甲、马家渡、十目甲、河心早、张家湾、余家船、王家船、李家筏、徐渡、临江寺、顺口场、八角场各堰堤亦被冲毁。灾区长2000余里,漂没村落、桥梁、庐舍、人民、牲畜、粮食,不可计数。

地震和由其引发的洪水灾患,人口死伤10000多人,财产损失在200万元以上。震灾后近1个月,四川善后督办刘湘才派人前往灾区调查,了解情况。那时,刘湘正谋统一四川军政,面对如此众多的灾民和浩大的疏水工程,只是敷衍了事。松理茂懋汶屯殖督办署提出“以工代赈”的办法,让灾民修筑道路,半月后略能通行。同时一面办理急赈,使灾民衣食两项暂能维持,一面就原有场镇高处,建修茅舍聊避风雨,使灾民不致流离失所。1934年1月,成立叠溪疏水工程处,给工程费1万元,调集茂县民工500人,历时数月,将各潭阻水的障碍物疏通,开出漕口,引水从漕口缓缓下泄,减轻了突然崩溃的压力,局势才得以稳定。

 

6、1948年5月25日理塘7.3级地震

1948年5月25日15时11分21秒,理化(今理塘)发生7.3级地震,震中位置北纬29°30′,东经100°30′,震中烈度Ⅹ度。

地震昼夜震动12次之多,雄坝、藏坝、木拉、得巫、拉波一带,呷多寺、西摄寺、答依寺全部倒平,西多寺部分倒塌,民房倒毁92—93%,村寨多全部覆灭,共坍塌陷落房屋600余幢,损坏1000余幢。地裂呈雁形排列,北起理塘西北热水塘,向东南继续延至德巫南,长约70公里。德巫附近地震地裂缝张开达2—2.5米,深1.4米。理塘、藏坝、雄坝及德巫盆地中沿地裂大量冒水涌沙,德巫东南斜巫附近无量河岸崩塌,阻河5日。温泉普遍干涸。压死埋没800余人,伤数百人,死牲畜800余头。

稻城房屋坍塌31户,破坏46户,山崩13丈,地裂涌出泉水,人畜少数伤亡。雅江个别老墙倒塌或裂缝,西俄罗房屋局部倒塌,山上悬岩崩塌。冕宁县府头门砖牌坊拱门裂开,上部发生裂痕,砖墙裂缝,石龙屋瓦掉落。康定葛坝与九龙交界处,倒塌房屋30余家,压死16人,伤20、30人,损失牲畜财物至巨。康定城房屋摇摆,桌凳倾斜。越西房屋作响,地面倾斜。西昌路上电线及街灯摇摆甚剧,壁上挂物亦有倾斜,多数人感到头晕。

自5月25日至8月20日计震180余次,其中7月19、21日及8月11日震动激烈,乡下房屋续有坍塌。震前,理塘温泉干涸,老鼠大量出洞,聚居室外空地、田地上打洞,在山坡上乱跑。

 

7、1955年4月14日康定折多塘7.5级地震

1955年4月14日9时29分2秒,康定折多塘发生7.5级地震,震中位置北纬30°00′,东经101°48′,震中烈度Ⅹ度,震源深度20公里。康定全县房屋和寺庙共倒塌624间,倾斜、破坏1083间,地震死亡70人,伤217人。

极震区在折多山丫口、二台子道班、折多塘一带,长16.6公里,宽4.4公里,面积48平方公里。区内藏式土石房屋倒塌90%左右,其中全部倒平的50%。榆林乡(包括折多塘)总计215户,有179户受灾,房屋绝大部分倒塌。折多塘以藏式楼房为主,共17户,有7家全部倒平,其余10家倾斜,周围石墙全部震倒。王家沟5家房屋全部倒平。北阳湾9家房屋有4家全部震垮,其余部分垮塌。震时山崩地裂,飞沙走石。河水上涨,泉水增大或干涸,水变颜色,有的泉水位置也发生变化,折多塘温泉水温下降。毛家沟、北阳湾、瓦斯沟至康定山崩,大小崩塌滑坡30余处,阻塞交通数日。折多塘、北阳湾、二台子普遍出现地裂,地震地裂带总长约30公里。

康定城关4个居民区2308户有457户受灾,死亡30人,伤117人,倒塌房屋184间。房屋倾斜,木榫拔脱,屋瓦飞落,墙倒、裂坏,计约1371间。片石围墙、院墙、巷道墙,墙垣高度在3米以上者,100%倒垮。安觉寺、空巴寺、隆家寺、义君寺、塔公寺破坏70%左右。天主教堂、拿摩寺、金刚寺、俄巴寺破坏稍轻。关帝庙门前数千斤重的石狮被震倒下,石阶石条震断。高压电杆受震倾倒。城郊二道桥木结构房屋石墙部分倒塌,其余有不同程度裂缝,木架有不同程度倾斜,个别木架拔榫、倾倒,所有院墙局部垮塌或变形。三道桥山坡滚石,田堤裂塌。跑马山等处滚石。塔公至康定间海拔5820米的海子山“峰顶”崩塌削平。新都桥藏式房屋80%损坏和部分倒塌。安良坝垮房80%。营官寨、塔公、中谷、瓦斯沟、渴坝、河坝、麦本、板桑及柏桑等地,墙壁开裂,间有倒塌,木榫拔脱,屋瓦掉落。贡嘎山雪崩,冰块溶化使燕子沟涨水20多天。

泸定县山岩崩垮,山石滚落。堰沟垮塌,尘土飞扬。房屋木架拔榫,墙壁迸裂,间有局部倒塌和桥梁损裂。全县倒平房屋9间,死亡14人,伤7人。灾害重者是一区的烹坝和咱里两个乡,垮房7间,损坏房屋20—30%,其余墙倒、迸裂等。全区死亡13人,伤6人,死牛6只。山沟中道路裂缝,宽6—7寸,长5—6丈。冷碛、德妥、新兴、磨西房墙迸裂,局部垮塌,木架拔榫、掉瓦,年久失修房屋间有倒塌,亦有山岩崩垮,山石滚落。

乾宁县塌房3家。部分墙与柱裂开,墙壁裂缝,井、泉干涸。雅江县房屋震动剧烈,灰尘散落,墙壁裂缝,间有局部倒塌,有山石滚落。丹巴、小金、石棉、自贡、荣县、威远个别房屋裂缝,朽旧房倒塌,山石滚落。九龙、宜宾、内江、富顺、道孚、炉霍、理塘、甘孜及云南永胜、盐丰均有震感,有感距离最远达400余公里。

 

8、1973年2月6日炉霍县雅德7.6级地震

1973年2月6日18时37分07秒,炉霍县雅德发生7.6级地震,震中位置北纬31°18′,东经100°42′,震中烈度Ⅹ度,震源深度11公里。

受灾地区包括炉霍、甘孜、道孚、新龙、壤塘等县,面积约6000平方公里。共有房屋22008幢,倒塌15700幢,破坏2867幢,其余为损坏。川藏公路有17处遭到严重破坏,塌方40—50处(坍塌宽度几米至几十米不等),路面普遍裂缝,计30—40处,百余条。地震死亡2175人,伤2756人,死绝88户;损失牲畜40427头,粮食4023602斤。康定至甘孜、炉霍、色达、新龙、邓柯、石渠、白玉、德格等县邮电线路破坏,通讯中断。

极震区在炉霍城关、虚虚、旦都一带,长41公里,宽4.5公里,面积约150平方公里。地裂缝单条间距约1—2米,扭张距可达1.3米,可见深度1.6米,鼓包高达1.5米,水平错距最大者在虚虚为3.6米。藏房全部倒平,“笨壳”房和穿斗房严重破坏或倾斜,地裂、滑坡、塌方严重;雄鸡岭红旗桥严重破坏,另有9座桥梁产生不同程度裂缝,或栏杆倾倒;25座涵洞受到损坏。Ⅸ度区在炉霍忠仁达至侏倭一带,长68公里,宽11公里,面积约530平方公里。区内Ⅰ类房屋几乎全部倒塌,木架房大部分倒塌,其余严重破坏,有滑坡、塌方及“山剥皮”现象。Ⅶ度区在炉霍仁达至甘孜东谷一带,长86公里,宽19公里,面积约1300平方公里。河岸和陡坡有塌方现象,约有40%的藏房倒塌或严重破坏。Ⅶ度区在道孚孔色至甘孜果木一带,长约120公里,宽约47公里,面积约4390平方公里,区内房墙裂缝,檐瓦掉落,屋脊下滑等现象普遍,少数老旧藏房也有倒塌。Ⅵ度区在道孚葛卡至甘孜绒坝岔一带,长约195公里,宽约120公里,面积约13200公里,区内Ⅰ、Ⅱ类房屋大部损坏,少数破坏,质量较好的房屋完好或仅有轻微损坏;道孚城东林业局和兵站房屋墙体开裂,阳台倒塌;麻孜忠烈桥护坡开裂,下沉5厘米。

炉霍旦都为Ⅹ度区中的Ⅸ度,共有木架民房19间,严重破坏8间,其余为破坏或损坏;藏式楼房共148间,倒塌80间,严重破坏62间,局部倒墙6间;藏式平房共148间,倒塌129间,严重破坏8间,11间墙体裂缝,公路道班的7间木架房基本完好。炉霍虾拉沱为Ⅸ度区中的Ⅹ度,共有藏式平房316间,除8间“笨壳”房外全部倒平;藏式楼房8间全倒;Ⅱ类房屋30间,18间严重破坏或倒塌,12间局部倒塌,院墙大部倾倒。甘孜城关至拖坝为Ⅵ度区中的Ⅶ度,老旧藏房少部分倒塌,藏房土墙大部分开裂,Ⅱ类房屋有掉瓦、局部倒墙、墙裂缝现象。壤塘县城和上寨、新龙色威、色达大则寺等房屋亦有少数破坏。

为掉念地震死难同胞,记载这一历史性的震灾事件,加强地震科学研究,明确断裂位错标志,1984年8月,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四川省地震局在炉霍县虾拉沱地震现场建立了一座永久性的地震碑亭,以示纪念。

 

8、1976年8月16日、23日松潘、平武7.2级地震

1976年8月16日22时6分45秒,松潘、平武间发生7.2级地震,之后又发生22日5时49分52秒6.7级地震和23日11时30分05秒7.2级地震。

松潘、平武8月16日地震,震中位置北纬32°36′,东经104°06′,震中烈度Ⅷ度,震源深度15公里。

极震区(Ⅷ度)在松潘龙滴水药场、双河、小河及平武黄羊一带。区内穿斗房普遍梭瓦,砖木房多数破坏,毛石墙倒塌;双河、龙潭堡、小河、丰岩堡、黄羊、草原、虎牙关一带沿涪江上游两岸出现严重山崩、垮崖、滑坡,造成交通、通讯中断,道路、农田、村庄被毁;小河乡陈家村白崖山崩,堵塞河道,形成200米长、120米宽、30多米深的地震湖,淹没村舍;小河城南及白崖、黄水沟一带发生泥石流,淹没村庄、农田,河道阻塞,积水成湖;海拔3667米的元宝山发生严重崩塌、剥落;地震重力裂缝单条一般长5—6米,最长10余米,宽10—130厘米,裂缝带长200米,呈锯齿状。Ⅶ度区在平武牧羊场、战斗、白马、水晶、虎牙关和松潘白杨坝、观音岩一带,区内一般穿斗房损坏,老旧房屋破坏。青川、旺苍、广元也有破坏,四川大部分地区有震感。

松潘、平武8月23日地震,震中位置北纬32°30′,东经104°18′,震中烈度Ⅷ度,震源深度23公里。

极震区(Ⅷ度)在松潘丰岩和平武叶塘、土城、田家湾和小灰山一带,穿斗房普遍梭瓦,柱脚移动、倾斜,地基裂缝,椽檩折断,个别局部坍塌,老旧穿斗房严重破坏;片石、卵石院墙普遍垮塌;地表裂缝,山岩崩塌,滑坡严重,堵塞河流成湖,淹没农田房舍,交通、通讯中断。Ⅶ度区在松潘龙潭堡、小河、平武黄羊、水晶、大安、杜平坝、虎牙一带,砖木房大多数严重破坏,穿斗房木柱倾斜、移位,片石围墙多数倒塌。北川县太平乡鹿子坪穿斗木架房瓦和檩子全部掉落,榫头扭断,柱子折断,片石墙部分倒塌,县城房屋墙壁裂缝,屋顶烟囱倒塌。茂汶、江油、南坪墙壁裂缝,有溜瓦等现象,成都、青川、绵竹、安县、绵阳、汶川、黑水、南充、重庆、丹巴等地有震感。

松潘、平武地震是3次强震组成的震群型地震,有感范围较大,西至甘肃高台,南至昆明,北至呼和浩特,东至长沙,最大半径1150公里。地震叠加,震害严重,加上震后连降暴雨,造成山崩石塌及泥石流等,淹没村庄和农田,河道阻塞形成湖泊,道路毁坏,通讯中断,受灾人数23.7万人。松潘、平武、茂汶、南坪因地震死亡41人,重伤150余人,轻伤600余人;损失牲畜2800多头,毁坏耕地80多万亩,倒塌房屋5000余间,倒断邮电电线杆750余公里,损坏桥梁30多座,涵洞200多个和小水电站数处(容量2600多千瓦)。

对松潘、平武地震,四川地震部门在1975年底,国家地震局在1976年初相继作了中期预报,震前又作了较好的短期和临震预报。由于有预报,并采取了相应的预防措施,人畜伤亡较少。

9. 2008年05月12日 汶川8.0级地震

2008年05月12日,四川汶川发生8.0级地震,汶川大地震遇难人数及失踪人数总和超过87000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8451亿。

云南减隔震支座厂家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云南减隔震支座厂家2021-06-16发表,共计12342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隔震支座厂家
评论(没有评论)